感谢医生及亲朋好友的关怀照顾

近期母亲意外摔伤,首先感谢医务人员的热心救治,母亲顺利度过危险期;其次感谢亲朋好友的关怀,出钱出力帮助我们度过难关。

现在母亲逐渐好起来了,我的内心也轻松了不少。

意外无处不在,希望身边的亲朋好友也要照顾好自己,快乐生活每一天。

出院证明

1958.3.16 毛主席来红光

毛主席来到咱红光
毛主席来到咱红光

1958年3月16日傍晚,郫县合兴乡红光高级农业合作社很多社员看到难以置信的一幕:平日只能从画报上看见的毛主席出现在机耕道上,踏着太阳的余辉越来越近。一刹那,难以抑制的泪水一下涌出,幸福的、咸咸的。

时隔51年,当年的亲历者红光社副社长刘贤松、“女社长”萧绍群、郫县县委农村工作部部长潘兆清等至今仍记忆犹新。

主席拉家常

走进社员家还查看猪圈

从车上下来的有毛主席、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等。在这里迎候的中共郫县县委书记刘致台、农村工作部部长潘兆清、红光社社长周桂林和副社长刘贤松。看到毛主席神采奕奕,笑容满面地走过来时,几乎齐声欢呼起来。

51年前的经历,让刘贤松成为当地不大不小的名人。当年毛主席来红光视察时他才27岁。虽然第一次见到毛主席,并且是近距离地见到他,作为红光社的副社长刘贤松一开始很紧张。慢慢地,毛主席风趣的语言缓解了他内心的紧张。时隔51年,他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细节。

一辆小汽车从成都沿成灌公路开到郫县合兴乡,左转弯驶向乡村马路,在距离红光农业合作社办公地点一里多路的地方停了下来。毛主席从车上下来,在此等候的郫县(微博)领导以及红光社社长周桂林、副社长刘贤松等人迎了上去。毛主席亲切地招呼他们,并和他们一一握手。

随后,大家陪同毛主席在红光社的机耕道上缓步前行,来到社员温大娘家里,和温大娘拉起了家常。

“就是关心人民的生活,对儿童的教育。就问你认不认得到你们社长,粮食够不够吃,最后看他屋里,看猪圈。然后走出去看菜籽、麦子和竹子。”刘贤松回忆道。此后,人们长时间地回味、追寻着毛主席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每一个脚印。后来,他们在毛主席下车的地方修了一个“幸福门”;把毛主席走过的机耕道修成“幸福路”;修了一座纪念馆;建了一座“幸福亭”;毛主席下过的田取名“幸福田”;毛主席跨过的沟上建了一座“幸福桥”;根据毛主席的指示新建的小学取名“幸福小学”……幸福万分的温大娘把毛主席在她院子里看过的小橘子树取名“幸福树”,把毛主席路过的菜园改成花园,叫“幸福花园”。

主席的幽默

三八节,女人斗男人嘛

“有没有女社长?”

“也有,有一个女社长。”

毛主席问:“怎么没有看见她?”社长们一面回答毛主席,一面就叫人去通知女社长萧绍群。

因为陪同毛主席视察红光社,红光社社长周桂林成了知名人物。他原是简阳县的一个孤儿,流落到郫县(微博)合兴乡帮长年,因为老实肯干,主人家舍不得放,就留在当地。他的妻子就是“女社长”萧绍群。

“见到毛主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手上还粘满猪草哩。”说起当年的场景,萧婆婆记忆犹新。毛主席看到她跑来,隔着两条田坎伸出手要握手,萧绍群很快跑到面前。

“你一直是妇女干部?”“管啥子呢?”一见面主席就问了两个问题。萧绍群回答,自己管社里的托儿所、卫生工作,还有公共食堂。毛主席问:“管得下吗?”萧说:“只要有毛主席,有党的领导,就管得下。”大家都在笑,毛主席也在笑。他说,你们都是年轻干部,应该好好干。

随后,毛主席给在场的每个人都发了一支香烟。“虽然我不抽烟,但我一直揣起。”萧绍群说。

中途,毛主席看见路边有一个妇女干部,便问郫县(微博)县委书记刘致台:“她是谁?”刘致台回答:“乡妇联主任游福群。”毛主席问她:“三八节开会没有?”游福群说:“三八节开了妇女积极分子会。”毛主席指着刘致台、潘兆清等男同志说:“斗争他们没有?”游福群说:“没有。”毛主席幽默地说:“三八节,女人斗男人嘛。”众人大笑。

晚上回家后,萧绍群郑重地对周桂林说:“桂林,从今后一定要干得更好。要不,人家会说,‘夫妻两个,正副社长,还亏他们都见了毛主席的’!”周桂林答道:“我要把红光社领导好,我一定要对得起群众,对得起党,对得起毛主席!”

主席的疑问

为什么叫“打破碗花花”

毛主席又问:“为什么叫‘打破碗花花’。”农民出身的部长潘兆清回答说:“从前为了防止孩子去摘这种花,农民就对孩子们说,摘了这种花,就要打破碗,就吃不成饭,‘打破碗花花’就这样得名了。”毛主席听了很高兴,说:“这是一个重大发现,是群众的一个创造。好办法,要推广。”

毛主席在询问如何消灭苍蝇、蚊子时,周桂林说:“苍蝇、蚊子更好办!”这让毛主席很感兴趣,仔细地问“为什么苍蝇蚊子更好办”?周桂林就说,村上用“打破碗花花”消灭蚊蝇很有效果。主席对“打破碗花花”有点茫然。旁边的农技专家赶忙解释,这是当地一种野生的毒草,叫“野棉花”,它的浆汁有强烈的杀伤性。把这种花或者浆汁放在粪坑里,就能杀死蛆虫和蚊子的幼虫。

毛主席对这个民间土方很满意。紧接着,他又追问:“为什么叫‘打破碗花花’?”没有人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时间,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当时年仅28岁的郫县县委农村工作部部长潘兆清打破了沉默:“从前为了防止孩子去摘这种花,农民就对孩子们说,摘了这种花,就要打破碗,就吃不成饭,‘打破碗花花’就这样得名了。”毛主席听了很高兴,说:“这是一个重大发现,是群众的一个创造。好办法,要推广。”他又问:“能不能找到这个‘打破碗花花’?”社长说,这种花到处都有,说着就在田坎边随手拔了一株。毛主席说:“很好,带回去,明天开会给大家看看。”他还嘱咐县委书记和省农业厅驻红光社的一个农技师写稿:“明天写成,后天审稿,再后天见报。”

3天后,一篇名为《郫县红光社农民的重点发现和创造》的稿子刊发在《四川日报》第一版上。

走到马路上,毛主席拿出口袋里的中华烟,给在场的每人一支,并亲自一一点上。潘兆清吸了一口就悄悄地将烟掐灭,揣了起来。毛主席边吸烟,边问郫县县委书记刘致台:“你们县委多少委员?”

刘致台立即回答道:“15个委员,5个候补委员。”

毛主席又问:“几个书记?”

刘致台回答:“4个书记。”

“委员中几个本地人?”

“7个。”

“你是哪里人?”

“山西人。”

毛主席问潘兆清:“你呢?”

潘兆清回答:“我是本地人。”

毛主席风趣地说:“你们本地人和外地人打不打架?”

潘兆清明白毛主席是关心干部团结问题,特别是本地干部和南下来郫县工作的干部之间的团结问题。于是爽快地回答:“不打架。”

潘兆清牢记毛主席的教诲,扎根基层,一直担任与农业有关的领导职务。1994年,他在成都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任上退休。

繁华的工业小镇

建设中的快铁从小镇穿过

过去宣传“红光社”有储备粮30多万斤,那是“打肿脸充胖子”,其实没有什么储备粮。改革以来,全村粮食持续增产。今年全村小麦亩产过700斤,水稻亩产过千斤。

由于毛主席当年的视察,“红光社”名扬天下。一个多小时的红光之行结束后,毛主席虽然离开了,但红光社的干部们却忙了起来。他们连夜开会布置工作,着手实现毛主席提出的“红光要大放红光”的愿望。毛主席亲切的话语感染着每一个人,社员们也干劲十足。

郫县档案馆1992年编辑的一本《毛主席使红光社大放光芒》的报道材料汇编里,收集了毛主席视察红光社及各级媒体对该社的报道。里面收集了一篇《“请到‘红光’看改革”》的新闻报道,刊发在《四川日报》农村版1987年10月7日第一版上。文中写道:“过去宣传‘红光社’有储备粮30多万斤,那是‘打肿脸充胖子’,其实没有什么储备粮。改革以来,全村粮食持续增产。今年全村小麦亩产过700斤,水稻亩产过千斤。”

51年后,昔日全国闻名的“红光社”,已经是繁华的工业小镇,建设中的快铁从小镇穿过。在城乡统筹的大背景下,昔日的“红光社”正在努力建成郫县(微博)城乡统筹综合示范典型。

本文部分内容引自四川日报报道和《悠悠往事情———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成都》一书,老照片由潘兆清提供

刘贤松 原红光社副社长

“就是关心人民的生活,对儿童的教育。就问你认不认得到你们社长,粮食够不够吃,最后看他屋里,看猪圈。然后走出去看菜籽、麦子和竹子。”

萧绍群 原“女社长”

“你一直是妇女干部?”“管啥子呢?”一见面主席就问了两个问题。萧绍群回答,自己管社里的托儿所、卫生工作,还有公共食堂。毛主席问:“管得下吗?”萧说:“只要有毛主席,有党的领导,就管得下。”

潘兆清郫县县委原农村工作部部长

毛主席追问:“为什么叫‘打破碗花花’?”

“从前为了防止孩子去摘这种花,农民就对孩子们说,摘了这种花,就要打破碗,就吃不成饭,‘打破碗花花’就这样得名了。”潘兆清回答。(据成都商报 2009年9月4日报道)

文章来源:http://cd.qq.com/a/20131226/007554.htm

再战搜索

从search.2081.org诞生直到2012年12月27日,是一段难忘的日子,时隔多年,今天再次回到搜索这个话题上来。万能的搜索成就了多少佳话!

与政府及谷歌的关系恶化

在国内已经无法直接访问到2081.org了,必须要翻墙,这是为何?

谷歌的dns已经不为2081.org提供解析了,要换微软等其他公共dns来解析,这又是为何?

难道是与政府及谷歌的关系恶化了?

现在有种什么感受呢,就如同古代被贬的官员,流落异乡,郁郁而终。

希望,这真的是个误会,可以有和解的一天!

哲的由来

哲学(英语:Philosophy,源于希腊语:Φιλοσοφία),按照词源有「热爱智慧」的意思。在学术界里,对于哲学一词并无普遍接受的定义,也预见不到有达成一致定义的可能。就西方学术史来说,哲学是对一些问题的研究、涉及等概念。早期,哲学衍生出科学。后来,哲学成为与科学并行的学科。

哲学可以看作一种尺度。这种尺度的作用在于,从理性存在物本身出发,去寻找理性的本质(本源)以及自存与世界其他存在物的关系。

哲学是有逻辑系统的宇宙观。哲学是定性、逻辑地认识宇宙整体变化规律的学问。而科学则是在哲学对宇宙的定性、逻辑的基础上分科认识宇宙中的各部分即万事万物的定量变化规律的学问。

广义的哲学是对普遍而基本的问题的具体定性研究,这些问题多与实在、存在、知识、价值、理性、心灵、语言等有关。

在古代东方是没有“哲学”概念的,“哲学”一词是近代从西方引入的概念。在日常使用中,“哲学”常常与处世学问、宗教信仰、统治术、权谋术、易经算命等等概念相混淆。

参考: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jDFwuYPEbptMSGPObnRKSBAL0xl1K1yoCX104X5hyFf_vs2szHuddDVaujkcrF5ocDpoS-yRjrXC4l2ynQFzWOazI-iK6BVkn3EjCbx-aGu

 

幸福的人生从哪里来?

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传统的婚礼,继承的是五千年的文明,老祖宗不能忘,家族的文化不能忘,兴旺家族的使命不能忘!

婚姻是人生幸福的殿堂,要成就幸福,别无他法!

回忆那些一起走过的日子,内心暖暖的。

1981~2081的历程

这是一个尝试跨越100年的计划,创建者能否活到100岁还是一个未知数,也许他要依赖其子孙的力量来实施这个计划。

这是2004年3月30日,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他的一个好友手里注册了2081.org这个域名来建立站点,对世界诉说这个计划。其实,这个计划早在多年前就有了,一直都在践行中。

这也许有对长命百岁的期盼,其实生命的终点并非是死亡,而是其意志与精神的影响消失之时。

这个计划,不单是记录百年间的世界变迁,而是凝聚一批追随者,共同开创一个全新的未来。

百年求索,求索百年!

洪的由来

1981年7月14日,成都市府南河安顺桥段民房被洪水淹没。(图片选自四川日报60年摄影报道精选)

1981年7月14日,成都市府南河安顺桥段民房被洪水淹没。(图片选自四川日报60年摄影报道精选)

1981年7月9—14日,长江上游四川盆地广大地区发生了历史上罕见的大面积连续6天暴雨,雨区主要集中在嘉陵江干流中游、涪江中下游、沱江上中游以及岷江与渠江中游部分,致使长江上游干流重庆至宜昌河段出现了当时建国以后或历史上少见的洪水。

重庆寸滩站洪峰流量高达85700立方米每秒,成为当时20世纪以后的最大洪水。由于山洪暴发,洪水泛滥,导致了干支流两岸人民生命财产和工农业生产的严重损失,受灾人口达1500多万人,150万人无家可归,受淹耕地1300多万亩,洪灾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20亿元。

四川盆地属亚热带气候,雨量充沛,年雨量900—1200毫米,基本上由盆缘山地向盆地腹部递减,雨量集中在汛期,5—10月雨量约占全年雨量的80%,其中暴雨多发生在7、8两月,四川盆地西部峨嵋山、川东北大巴山南麓为长江流域主要暴雨区。四川盆地洪水灾害频繁,嘉陵江于流合川县近200年间大水淹城记载就有13次之多,涪江下游隧宁县近百年来也被淹过8次。四川省地形复杂,局部地区如—二条水系发生大洪水的机会较多,而岷江、沱江、嘉陵江水系同时发生大洪水的机会较少,1981年7月暴雨洪水则属于这种类型,历史上与其相类似的有1840年、1870年洪水。

参考:

http://photo.scol.com.cn/hdp/content/2013-07/11/content_5610188.htm?node=1982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bTdAUq8H6DWb5ZKF_K61rdDAMnZPfHenO5kzeQ78UGd0Z81GyrrNCdwJuwbDHyvJbGhG2Xi7ZptDtVopkFF1Qstr8EcaJAct2nA7V7lzNfHMIVyeStFb2AK-qD1tNBTk-fj9VkvL6yoJPYnpsSd8mE_s7mvTNQRb8X_27LeTyBW